在中国互联网初期
互联网
大发时时彩
admin
2019-10-01 04:38

  如果你本就心烦,又突然遇到这样一个大师“指点迷津”,就问你是信还是不信?

  东亚文化圈推崇五行八卦之学,已有千年历史。有不如意之处,找大师算卦问卜,解八字风水,似乎总能找到点缘由,从而疏通命运,逢凶化吉。就像韩剧《请回答1988》里,老母亲为了让成绩很烂的女儿考上大学,专门去庙里求取了大师的“神言”,硬逼着女儿改名。

  如今一切皆可“互联网+”的时代,曾经行走江湖“知天命”的神人们,也不再局限在庙宇和街边摆摊,堂而皇之做起算命的生意来。

  八字运程,风水姻缘,是老祖宗留下来的“封建迷信”。哪怕是一个年薪百万的金领,遇到不如意之事,也难免想起命运之说,找“神算子”们问道求解,以求心安。

  有需求的地方自然就有市场。在中国互联网初期,还是大脑袋台式机的年代,就出现了很多在线测字算命的网站。只要输入生辰八字,算命软件就能自动生成命理流年。

  那个年代,电脑还并未普及,“在线算命”是个新鲜玩意儿,算命网站也算是“网红”。一个懂点儿周易八卦的程序员,写几行代码,就能可劲儿忽悠,引来巨大的流量,把江湖上半仙们的饭碗给抢了。

  如今回忆起来,只能说,互联网初期,收割智商税极其容易。第一波做电脑算命的人赚得盆满钵满,充分证明了计算机浪潮初起时的“编程改变命运”。

  只是这电脑算命的准确率连10%都没有,跟闹着玩儿似的。老百姓们也学聪明了,不容易被忽悠,程式化的电脑算命自然越来越不吃香。

  但信命的人倒从来没有减少,只要算得准,钱不是问题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算命也开始“消费升级” 。

  如果仔细分析一下,可以发现网上的风水大师们的套路几乎雷同:先通过微信、微博、QQ等各种社交媒体广撒网,撰写博人眼球的风水算命文章,集齐一大波上钩的追随者。时机成熟后,再推出一群命理大师,算命需要取号预约,一对一VIP服务,场场爆满。

  它将这一套路演绎到极致,推出的文章多是分析大IP的风水,再配上神乎其神的“神龙”动图,直接能把人整懵。

  上海陆家嘴为什么能聚财聚气?因为这里有四颗龙珠,能够吸引出江之龙逗留许久,又是黄浦江九曲来水中最得势的一曲,自然就带来了好风水。

  阿里巴巴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好?因为阿里的总部就扎根在龙穴周围,周围全是龙脉,全杭州的气运都聚集在这里。

  开篇一张图,接下来全靠编。文章的灵魂就在“神龙”动图,据说,团队做一组图,要花费一周的时间。

  “神龙”有模有样,让明明不是那么回事儿的事情似乎也顺理成章。通俗易懂,看着又玄乎,“神棍局”在几个月时间内就吸引了数十万粉丝,这个平台上的算命大师们瞬间成了香饽饽,尤其受到南方小企业主们的追捧,常常是一号难求。

  有点儿飘的“神棍局”却开始公然怼望京SOHO的风水,把很多互联网公司倒闭的原因都归根在望京SOHO的风水太差,造型不聚气、道路冲煞、八字路煞、各种煞,还无法化解......直接就给SOHO判了死刑。

  虽然最后被封了号,但“神棍局”反而因此扬名,有了更多的拥簇者。换个壳后,依然经营得风生水起。

  真人算命,对普通人来说算是奢侈消费。一个有点儿名气的大师,一次一小时的服务收费千元是常态,万元以上的也不少见。

  但凡来算命求神的,肯定是遇到了些不如意,诸如事业不顺,感情失意,亲友重病......想从外界找些安慰。

  有不顺就要求化解。在消灾解难方面,中国人总是愿意花大价钱。一块售价几百元的佛牌只能算小生意,阔绰的大老板,从不吝于花几万块钱买把辟邪的桃木剑。

  卖佛牌、铜剑的,都是小打小闹,行业一线的公司都已经开始开发自己的IP产品。

  例如新加坡主营风水命理的新天地集团,中文名字为“缘中秀”,其创始人彭钟桦精通风水,现在已经是很多商界、政界大亨的私人顾问,名气响当当,自身就是个大IP。

  彭钟桦颇有经营头脑,将一种叫“火山琉璃”的矿物质和传统的命理风水结合起来。这些琉璃被精心打造成生肖挂件、佛像、灵符、琉璃座等各种物件儿,每一个物件儿都制作精美,并附有一句话或者一个佛家故事。

  开过光的“火山琉璃”售价不菲,一个小的生肖像,售价千元,一个大点儿的琉璃雕,售价几万。

  除了琉璃,店里还卖项链、手镯之类的小饰品,不过这些与外界别无二致的饰品,都有特殊的名字,例如“幸福菩提叶”,“太极赢物语”,让消费者很是受用。

  卖货只是风水公司变现的一个渠道。眼红算命挣得多,也有想学几招,很多风水公司顺势开了在线付费课程,包括房屋风水学、算命学......保证你学完能成为一个“半仙儿”。

  当然,这行里浑水摸鱼的骗子也不少,很多人花重金求回的,说不定只是个义乌批发市场的小商品。

  前阵子落网的一名微博上粉丝过千万的禅师,背后就是个诈骗团队。他们先冒充“大师”在网上看相,吓唬你命格不好,再提出可以借助一些物品改运。而所谓的改运珠、灵符,其实是“伪大师”们提前准备好的,成本只有几块钱的东西,经过他们的手后,就以几十倍价格卖出,两年间狂赚了六百多万。

  某“玄学公司”的老板就曾估算:中国约有14亿人口,16~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约45%,如果付费用户有16%,年均最低消费为1000元,合计下来,就是一个超千亿规模的市场。

  2015年,国内经济下行,社会焦虑蔓延,更多人在命运之说里找寄托。这一年本是互联网“寒冬”,算命先生们却迎来了春天,互联网算命界掀起一阵创业投资潮。据统计,有超过10家左右的风水创业公司从2015年开始陆陆续续获得融资。

  投资能不能成,标准也有异于常规操作。据说,某位投资人拿着创始人的八字,看八字相合,不问别的,就爽快地给了一笔钱。

  有的投资人投风水项目,看重的也不是创业者的创业能力,而是看八字的功力。相当于投钱雇了一群风水命理师。每次投新项目前,总是会让这群大师算一卦,大师看好的项目,那就眼都不眨地就投了。

  时至今日,风水算命行业已经杀成一片红海。谁能胜出,比拼的是规范化管理和标准化经营的能力。想要让客户信任,在大平台上揽活儿,算命先生们也需要通过各种考试,持证上岗。

  比如前文提到的“缘中秀”,就是企业化经营的标杆。只凭彭钟桦一人肯定忙不过来,他吸纳了很多风水大师,并且量身打造包装,在上市后对优秀的大师进行股权激励。后来,又开放了加盟代理,开发大师培养体系,通过培训的就可以开“缘中秀”分店。如今已形成了一条成熟的培训链,还喊出了响当当的口号:“一个月初步培训、三个月逐步适应、半年基本成型。”

  2012年,“缘中秀”成功上市,这跟新加坡对玄学和风水的宽容政策有关。国内的风水公司胆子可没这么大,秉持着“不碰政策红线,低调不被盯上”的原则,注册公司类型大多为投机取巧的文化传媒类,在掩护下进行占卜算卦的交易,闷声发大财。

  毕竟现在互联网上的所谓大师,大多是半路出家,骗子也很多,练得不是算命的功力,而是胡诌的本事。现在流行起来的ai算命,也是大数据操作下,随机返回的一个结果。

  “封建迷信不可信”、“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”的道理,大家都知道。只是,无论是工地上的农民工,还是金融街上的高级白领,处在焦虑的时刻,都渴望从外界寻找对命运的掌控感,获得内心安慰,哪怕是花重金换来一句加油,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,所以才给了江湖骗子们行骗的机会。